新闻动态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新闻动态 > 专题报道 > 正文

【名家零距离】记名家零距离讲座第12期: 另眼看水浒,平心说侠义

发布时间:2016-06-16资料来源:点击次数:

另眼看水浒,平心说侠义

《水浒传》是中国古典四大名著之一,是中国文学艺术宝库里的一枝奇葩。小说故事情节曲折,语言生动,人物性格鲜明,具有高度的艺术成就。作品充分暴露了封建统治阶级的腐朽和残暴,揭露了当时尖锐对立的社会矛盾和“官逼民反”的残酷现实,成功地塑造了一批英雄人物,影响了中国一代又一代读书人。数百年来,读者何止于千万之众,研究者何止万人。始终是一片叫好之声,对其人物之评价也都是英雄儿女、大同小异。从另一个角度,另一个视野,对《水浒传》里的故事、对人物重新审视,给予更科学、更贴近时代的解读,是为《另眼看水浒》。今天,我们有幸聆听重庆市文学艺术界联合会党组书记、副主席蓝锡麟先生与我们一起相约另眼看《水浒》,平心说侠义。

蓝先生首先为我们解释了《水浒传》的真正主题。《水浒传》讲述北宋山东梁山泊以宋江为首的绿林好汉,由被迫落草,发展壮大,直至受到朝廷招安,东征西讨的历程。全书以宋江领导的农民起义为主要线索,却又不是单纯的农民起义颂歌。明清两代的白莲教、太平天国、上帝会、黄巾军都是标准意义上的农民起义范本,它们的运动是有广义的群体来作支撑的。群众划分为阶级,阶级由政党领导,政党是由领袖作决策,而梁山好汉只有狭义的群体,只有单薄的“替天行道 除暴安良”中心思想, 领导决策几乎完全靠宋江和吴用,这样的起义群体的确只是绿林英雄,因此作者也并未过分立足于对其起义行为的歌颂。

亦有声音说,此书有意宣扬杀人放火,以暴制暴。甚至有流传一句话:“少不读水浒,老不读三国”,意年轻人不该读《水浒传》,否则容易向往打打杀杀的生活,盲目崇尚武力与江湖义气,过分反叛,脱离现实。这种说法有失偏颇。其实在攻打大名府时石秀亦有建议安民,宋江被刺字发配时也曾对不仁不义的清风寨知寨礼遇有加,一百单八将中除了劫法场开始就杀杀杀个不停的李逵以外,并没有太多嗜杀成性的野蛮之徒。即使是李逵,面对被强占的良家妇女,也动了恻隐之心。因此,蓝先生认为,《水浒传》既非歌颂农民起义,亦非会盗之书,而是大智大勇的侠义群像。

与《三国演义》相比,《水浒传》的长处不在于政治和战争场面的描写,而在于主要人物的刻画和市民生活的描写。其中梁山主要人物宋江、林冲、武松、鲁智深、李逵等,人物个性鲜明,角色语言各有特色。对侠义群像的描绘,蓝先生引用了许多金圣叹品评水浒的思想。金圣叹为人孤高,率性而为,个人主义,以才子自居,狂放不羁,讥笑其他秀才庸俗愚拙。他对水浒有许多颠覆性认识,打破了正面人物高大上的桎梧,另成一家之言。他把人物性格的塑造放到首位,指出:《水浒传》令人看不厌“无非为他把一百八个人性格都写出来”。

在一百单八将中,最为典型的英雄人物,莫过于鲁林武宋四人,作为中华侠文化的代表人物,四人取向各有特征,金圣叹将武松评为第一,说他“惊为天人”,宋江却和时迁归为一类,梁山的一把手与鸡鸣狗盗者同辈吗?在蓝先生眼中,金圣叹的评论也是有不可取之处。

鲁智深作为第一位侠义形象,从一开始便显现出其英雄气概、粗中有细的独特之处。他主动救助金翠莲父女,明知于己有损却不惧怕引火上身,这是他无保留的利他精神。他找镇关西算账之前,还要坐在店门口守着店小二怕他通风报信,并等金翠莲父女安顿好生怕给他们惹麻烦,这是他粗中有细的初步体现。梁山众好汉多有闻说宋江大名,初见都纳头便拜,唯有鲁达说:“我只见今日也有人说宋三郎好,明日也有人说宋三郎好,可惜洒家不曾相会。众人说他的名字,聒得洒家耳朵也聋了。”可见他并不是只闻宋江名声就对其听之任之的鲁莽之辈。七十一回中,宋江极力劝说众好汉接受招安,鲁智深冷眼旁观,看透朝廷不值得信任,众人不欢而散。征方腊之后,鲁智深将方腊一禅杖打翻,算是立了头功,不听从宋江劝告“还俗为官,荫子封妻,光耀祖宗”,连“主持一个名山大刹,光显祖风”也婉言谢绝,称只求个囫囵尸首,导致“宋江听罢,默上心头,各不欢喜”。可见他与宋江价值观相左,不被名利权势冲昏头脑,对朝廷的巧言令色也冷静看待,才不致落入陷阱得以善终。

“鲁达自然是上上人物,然不知何故,看来便有不及武松处。”这是金圣叹的看法,而蓝先生又是如何看待的呢?

武松其人,利他之处并不明显,快活林为施恩醉打蒋门神,是非常的义气,然而施恩也是官匪勾结的恶霸,与蒋门神并无本质区别,只因施恩对其礼遇有加便为其出头,说明在武松眼里,兄弟之义是超过道义的。从第三十回,血溅鸳鸯楼里可以看出,解决了自己的恩怨后,武松杀红了眼,见人就杀,将张都监家里男女老少杀了个精光,可以看出,此人不仅利他之性不如鲁达,更是一个没有分寸的利他之徒。最后掉臂膀也算是报应。抛去这些,武松也算是一个重感情的性情中人。

林冲则是算到、熬住、把紧、做彻的狠,他不显摆自己的才干,做了再多事也不讨要报酬,火拼王伦之后,论资历本事、作为贡献,林冲本可以争夺一把交椅,却明白地说首推晁盖,次推吴学究,公孙胜同掌兵权,是一个“不矜其能,羞伐其徳”的冷静之人。

宋江应该是全书争议最大的人物,他定考不下,权诈不定,金圣叹说他是“假人,小人”,在原著中由其他好汉的推崇备至所侧面体现出的是一个完全的忠义的形象,最后接受招安又将整个梁山推向深渊。他所宣誓的忠义似乎并没有被贯彻到底,宋江之忠近诈,诸葛之智近妖。然而,蓝先生认为,为兄弟着想,合乎道义,未尝不是一个途径,张作霖是响马出身,贺龙也是绿林好汉,后来也都脱去草莽之气建功立业了。宋江一心想接受招安未尝不是侠义的一种精神诉求。

侠义,是抱有强烈的社会责任感,爱国爱民,机智勇敢;扶贫济困,惩恶扬善;为人仗义,肯于助人;路见不平,替天行道。史记中说:“相与信为任,同是非为侠”。书中字里行间流露出来的各种道德观如:轻生死重义气,敢作敢为,劫富济贫乃至“忠君反贪”等理念,在相当程度上影响了大众评判是非善恶的标准。从历史角度看,梁山好汉受到招安后又为朝廷去征讨各地山贼,下场悲惨,是出历史悲剧;然而,水浒作为侠义的范本,对中华文化的侠的诠释不仅仅是:“论寸分金银,大碗吃酒肉”。宋江相对于其他草莽英雄,思想进步,只反贪官,不反皇帝,强调忠义。更有林林总总的英雄群像,为水浒的侠义添加了多彩的一笔。

文:曹雪莉

欢迎关注“重庆大学研究生创新实践基地”

主办:重庆大学研究生院

承办:重庆大学研究生创新实践基地

重庆大学研究生科学技术协会

2016年06月16日